文化遗产(文物)

Home > 文化旅游 > 文化 > 文化遗产(文物)

  • Print

献陵·仁陵
(史迹第194 号谷洞 山13-1)

献陵是朝鲜第3代太宗和王妃元敬王后闵氏的陵墓,位于该陵右侧的仁陵是第23代纯祖和王妃纯元王后金氏的陵墓。
通常把献陵和仁陵统称为献仁陵,这两个陵墓1970年5月26日被指定为史迹第194号。献仁陵的后山大母山海拔290.8m,因山体形似老奶奶,又称为老奶奶山或大姑山,直到太宗的献陵在这里扎根后才改名为大母山。

清权祠附墓所
(首尔市有形文物第12号/方背洞191-1)

清权祠是世宗大王的哥哥孝宁大君的陵墓和祠堂,位于方背洞191-1。
宁大君是太宗的次子,太宗12年被封为孝宁大君。平日里非常孝顺又重视兄弟间的深情厚义,孝宁大君喜欢读书,尤其苦读佛教,世租10年(1466)圆觉寺创建时,还作为“造成都监提调”负责监督。“清权”这个祠堂的名称源于《论语》第18卷的微子篇。即为 “谓虑仲夷逸 隐居放言 身中清 废中权”中“身中清 废中权”的缩略语。

成安尚公神道碑
(首尔市有形文物第60号,瑞草洞152-5 )

尚文高中(方背洞1000-1)内有朝鲜明宗时期的政丞(官职)尚震的墓和神道碑。该碑于尚震去世后2年即明宗21年(1566年)所立,1984年被指定为首尔特别市有形文物第60号。尚震的神道碑高362㎝、宽170㎝、厚104㎝,由碑身和台石、屋盖石三部分组成。碑文是先祖时期曾任领议政的红晟写的,字则是中宗的驸马、写过南原云峰的“荒山大捷碑文”的宋寅所写。

大成寺木佛像
(首尔市有形文物第92号,瑞草洞141-4 )

大成寺木佛像是雕刻佛祖坐像的佛像。该坐像是朝鲜后期木雕而成,后在表面镀金。据说该寺曾由1919年3.1运动时期主导“万岁运动”的33人之一的白龙城大师主持。
大成寺是百济时代开始就存在的古寺。相传,百济第15代枕流王元年(公元384年),向百济传播佛教的东晋的摩罗难陀在百济的时候,因水土不符而患上水土病,后来喝了这里的水痊愈,并在逗留期间在这里建起大成祠堂,后该祠堂演变成大成寺。
之后历经新罗和高丽、朝鲜,许多僧侣曾在这里停留,其中有元晓大师、普照国师、知讷、无学大师等著名高僧。还有近代3.1运动时期,民族代表33人中佛教界代表白龙城大师也在这里开展过民族运动。

院趾洞石佛立像及石塔
(首尔市有形文物第93号 院趾洞362-4,5 )

具有高丽末、朝鲜初期特点的约2m大小的弥勒佛和小石塔规模有3层,弥勒佛被认为是原址村的守护神,顶礼膜拜可揭示寄愿者的吉凶祸福,据传非常灵验,因而曾被日本军人毁坏。
在院趾洞清溪山进入登山道的高速公路洞桥入口右侧立有4平左右的弥勒堂(院趾洞362-4,5号)。里面有木铎和祭器,2m左右的白色弥勒佛立像就安放在这里。
该弥勒佛是首尔特别市有形文物第93号,作为原址村的守护神,居民们每年都举行一次洞祭。过去,这个弥勒佛具有非常神秘的灵气,日帝国主义强行侵略时期,日本人曾一度想用马车将此弥勒佛偷运到日本,后来随日本战败,才得以保存。不过据后人传说,深信弥勒佛的灵验的人们不断地聚集于此,于是日本人就打碎了弥勒佛的肚脐,从此,弥勒佛丧失了应验的能力。

蚕室里桑树
(首尔市纪念物1号/蚕院洞1-54)

该桑树的胸围达1.4m,据推测朝鲜初期种植,但准确的植树时期和年龄不得而知。
根据推测,它是盛宗~燕山君在位期间在这一带设立新蚕室时种植的。
目前已经枯死的树木是由原树枝上分叉出后长出来的。大韩蚕丝会在该桑树周围种植了桑树苗,以此来提示市民这里从前曾盛行养蚕。